• <blockquote id="5xrut"><del id="5xrut"><legend id="5xrut"></legend></del></blockquote>

    <thead id="5xrut"><s id="5xrut"></s></thead>

    <thead id="5xrut"><del id="5xrut"></del></thead>

    <thead id="5xrut"><del id="5xrut"></del></thead>

      张垣人物

      於全军:为国人讲述张家口好故事

      2019-04-27 09:06    来源: 张家口新闻网A+

        张家口新闻网记者 冀泽民 通讯员 吴桐

        於全军出生在万全区於家梁村。7岁那年,於全军渐渐失去听力,上初中时,已经难听清老师讲课。后来的人生,於全军只能靠助听器与人交流。

        记忆中,陪伴他的童年的,是那一摞摞的书。

        “我的启蒙读物可能与很多人不同,是《聊斋志异》,那时候不懂情啊爱的,就是觉得聊斋里面的世界很神奇,鬼怪们一个个神通广大。”於全军说,正是这些光怪陆离的书中世界,造就了他日后编写各种故事的兴趣。

        在万全镇读书的几年时间,於全军听长辈们讲述的最多的就是那长长的明代古城墙。铁马雄关入梦来,儿时的经历与见闻,对他日后的创作就像一个取之不竭的宝藏。后来,於全军以万全老城为核心,写出了整整一个系列古代风土故事。

        中专毕业后,於全军被分配到万全粮库上班,工作之余,他就拿起笔,仿照那时最流行的金庸体写武侠小说。他是个很有天分的人,第一篇小说就在河南《武侠故事》发表,稿费寄来时把他吓了一跳,相当于一个月工资,极大地鼓舞了他的写作的热情。

        2005年,於全军下岗了,经过几次求职失利后,他重新审视了自己的发展方向,就是写作。这时,一份故事刊物的约稿启事出现在他面前,写故事赚稿费,靠写故事养家,於全军立下了这样的目标,从此步入故事创作的圈子。

        “放下武侠小说,一头钻进故事里后,才知道故事的世界有多精彩。”於全军说,故事是所有文学的母本,先有民间故事,才有后来的小说诗歌。当代的故事创作,已经走到了新故事时代,用讲述的形式,来表现最鲜活的生活。市场上的故事杂志有上百份,职业故事作者有几千人,有免费传授故事理论的网校,还有故事投稿的专业网站,对于於全军的创作和学习都有很好的帮助,这些都让於全军看到了故事创作的前景和未来。

        “我是个很拗的人,行不行都要上,写一次不行,就写十次、百次,这不就成了。”於全军说,他为了找到一个故事点子,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又一圈;为查一份资料,跑到图书馆泡一整天;为掌握人物的生存状态,找来相关电影一部接一部看。就是这个“拗”劲儿,他写的故事接二连三地刊登在各种刊物上。

        “故事越写越多,我却觉得落入了套路。故事的传统写法是情节为王,但可能忽略一些更重要的东西,比如情感和人性,应该拓宽写法才行,我要做故事家,而不是做简单重复的‘匠’。”蓄意创新的於全军将目光放到了故事创作之外,开始大量揣摩优秀的小说散文、小品戏剧、电影电视,博采众长,都用在故事上面。

        糅杂单口相声技法的《疯狂的鸡蛋》获得了第一届“榕树下”网站金故事大赛二等奖,运用通讯报道手法的《染血的合家欢》获得浙江第四届廉政故事大赛二等奖,用评书技法写的《美丽的刘美丽》获得全国道德楷模故事汇表演优秀奖,使用小说写法的《大明刑事录》在《山海经》杂志连载十八期,后来上传网站,点击量破百万……

        於全军的故事越写越多,他在故事创作圈的名气也渐渐高了起来,经常受邀参加一些培训、沙龙、笔会等活动,让他结识了很多业内老师。一次次活动的经历,於全军从“宅男”变成活动达人。此后,他受“新北方故事沙龙”会长范大宇所托,着手组建了河北分会,出任分会会长。正因为故事圈朋友众多,故事杂志社也向於全军抛来橄榄枝。2010年,广东省的《百花·悬念故事》杂志和浙江省《山海经》杂志邀请於全军为特约编辑,再后来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办的《民间文学》杂志聘於全军为全职编辑。

        接触到了全国各地作者寄来的稿件,於全军的眼界更加开阔。和故事创作圈外的人接触越来越多,於全军便开始参与公益事业,去帮助其他人了解故事创作。

        “这一路很多人帮助了我,我始终心怀感恩,当稳定下来,我就想帮助别人,让公益薪火相传。我想把我的所知所得,告诉需要的人。”於全军在网络上给故事作者免费讲课,前后不下五十场。他担任张家口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后,到我市各区县为故事爱好者讲故事理论,又到市残联为喜欢写作的残疾朋友们传授故事创作方法和讲述人生故事。於全军不仅自己开讲座,他还多次邀请杂志社的主编来我市开办故事创作培训班,给文学青年授课。

        近年来,於全军不仅创作故事作品,还在影视剧本上有所建树。“故事也在发展,已经由文字变成了影像,这是一种更好的讲故事方式。”於全军介绍,他担任编剧的院线电影《诡档案》已经开拍。目前,他又开始撰写以我市古代名人为主角的舞台大戏和长篇小说,他希望把家乡的好人、好景都写进故事里,让天下人都知道。

        ■入选理由

        近年来,於全军的故事作品在国家级、省市级刊物已发表三百多万字,获国家级省级奖三十余项。2013年,於全军创作的《血仍未冷》获得中国文联颁发的民间文艺最高奖——第十一届山花奖。2019年1月,他的作品《特殊拍卖》再次获得中国民协的故事类最高奖——2018年度好故事奖。

        ■记者感言

        於全军身残志坚,乐观地面对人生,一门心思去搞故事创作。通过不断的学习和尝试,一步一个脚印,於全军终于勘破铁壁,写出了一个又一个妙笔生花故事。如今,荣誉满身的於全军始终没有忘记自己一路走来的艰辛,他用自己的励志故事一字一句地建立起自己的故事王国,也激励了更多的年轻人面对困难学会如何成为生活的强者,为自己的美丽人生拼搏奋斗。

      责任编辑:王钰

      申博老虎机酒店_申博老虎机娱乐平台_申博老虎机游戏 发条橙| 刺客信条| 日本台风致33人死| nasa公开新宇航服| 新浪阅读裁员90%| 中国机长| pm2.5| 三少爷的剑| 基金业协会| 98岁老人被判15年|